Paradise

縴雨個人。
三次元真人相關。
初訪請詳閱站內須知,lofter更新慢,還請見諒。
有興趣or喜歡歡迎到微博一起玩耍♪

【鉉Key】Life

金鐘鉉x金基范 Jonghyun x Key

*BGM:SHINee - Life

(Youtube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dqWjjtlwBNg

*葬禮、BE、發便當(死亡注意)

*英文部分改自BBC:Sherlock S03 E01



  I asked you for one more miracle.

  I asked you to stop being dead...



  教堂裡盈滿了淺淺的花香。

  光潔的大理石地面折射著天花板吊燈的光線反映出模糊的壁畫,艷麗的色彩成了殘缺的斑駁色塊灑滿整片白色的大理石磚面。在十字架前的矮櫃邊緣擺滿了白玫瑰花圈與質料頗為高級的綢緞編織而成的蝴蝶結,而原本的祈禱桌被移去,置換成一具深黑色的棺木,棺蓋還未緊掩,因為還有人尚未瞻仰死者最後的面孔。

  濃墨似的西裝下擺擦過老朽的長椅,皮鞋踩在地磚的腳步聲喀喀作響,那麼緩慢、而回聲巨大,直到止步於棺柩前。來人輕輕將其實並不適合用來弔唁的粉色玫瑰花擱於躺在棺內的人的胸前,指尖在抽離時細細地撫觸過對方安靜的輪廓,一切都那麼像是這個人只是陷入深深的睡眠裡,彷彿待會兒就會醒過來。

  「……呀,你怎麼比我先睡著了呢。」

  指腹柔柔地擦過那人脂粉未施的臉龐。

  「--基范啊。」鐘鉉低低地、帶著深刻眷戀的,語帶嘶啞地輕聲呼喚。

  淚水蓄積在眼眶的邊緣,來回滾動著模糊了鐘鉉的視線,他刻意忍住不願意讓眼淚有一絲半毫掉落的可能,若是不小心落到基范的身上,一定會被嫌棄很髒的。

  他不太記得自己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去回覆崔珉豪的那通電話。

  鐘鉉哥……基范他--

  很多人都以為那個瞬間會是天崩地裂,但其實並不是,金鐘鉉只覺得時間似乎嘎然而止,一切都寂靜下來,停止不動,連他的腦袋都跟著暫時停住運轉。珉豪的聲音隔著話筒傳到他耳裡,背景還有各種不同的人聲,很雜、很亂,聽起來像是記者也像是醫生,鬧哄哄的,吵得鐘鉉頭有些泛疼。

  所以他只是說了句:知道了,然後結束通話。

  暗下來的手機螢幕映照出的是自己早就淚流滿面的臉。

  

  其實說起來一切都與他無關。

  金基范只是在前往工作的路途上意外出了車禍,送醫時已經沒有呼吸及心跳,經搶救無效。

  這些都是珉豪轉述給鐘鉉聽的,成員裡是他最先趕到醫院,在經紀人通知公司的時候一邊撥了電話給成員們告知消息,而鐘鉉是最後一個到場的。他到的時候,所有人都站在他的面前。

  溫流哥神色木然,走到他的身邊,輕輕地拍了他的肩膀,什麼話都不說;泰民的鼻子紅紅的,可是沒有哭,他似乎想要上前開口說點話、接著被珉豪制止,而珉豪一臉凝重,卻看得出來剛剛哭過,眼睛都還眨著未乾的淚光。鐘鉉靜靜地看過成員們的臉容,接著視線落在緊掩的手術室門扉,通知手術中的燈號已經熄了。

  金基范並不在裏頭。

  那個人的遺體已經披上白布,運送往太平間。

  金鐘鉉連他最後一面都沒能看得見。

  腦海中殘存著關於金基范最後的印象是今天早晨、他揹著挑揀好搭配衣服的包包,美麗的丹鳳眼輕勾笑意,指節分明的手像是小孩子一樣地朝他揮了幾下,他說,我出門了。

  就和平常沒什麼兩樣,鐘鉉也想著當一天行程結束以後,或許他能夠坐在宿舍客廳裡,迎接那個最近個人行程忙碌的人回家。


  --卻再也沒有機會了。


  鐘鉉整個人跪在棺柩邊,冰冷的硬面觸感透過西裝的質料竄進皮膚裡,他的手攀在棺緣,眼淚不可遏止地蔓延。從醫院到儀式的辦理手續,他一概都沒有插手,畢竟還是有禮數的,即使他們雙方的父母都明白他們之間的關係,鐘鉉仍然沒有對於後事處理有半分意見。

  直到葬禮的前一天,也就是現在。

  「對不起啊……基范,真的對不起……」鐘鉉壓抑著哭聲,但是在靜謐的空間裡仍有回聲,不時的抽氣迴盪在教堂內,伴隨著他這幾天滿腹的情緒,一併在現在全數宣洩開來。

  也彷彿現在他停下的時間才繼續走動。

  他一直不敢面對的,基范的死訊。

  並不需要訃聞,但於禮還是寄了一份到宿舍來,而誰都沒有拆開,成員們似乎都默認著唯有金鐘鉉才有展開那封弔唁信的權利。而鐘鉉並沒有真如他們所暗自認為的一般,將訃聞攤開來,面對白紙黑字所呈現著一個既定的事實。

  人的生死是這麼脆弱,這麼渺小。

  所以他也真的只能這樣子眼睜睜地看著基范離開,以至於毫無勇氣面對這件事。

  鐘鉉不再說話,蜷縮在沉黑的棺木邊,眼淚仍濕。


  而擱在棺木中那一枝粉色的玫瑰還生氣蓬勃著,散發淡雅的馨香。



  But you didn't hear me.


评论
热度(3)

©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