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縴雨個人。
三次元真人相關。
初訪請詳閱站內須知,lofter更新慢,還請見諒。
有興趣or喜歡歡迎到微博一起玩耍♪

【鉉Key+2min】You're my sun

金鐘鉉x金基范 Jonghyun x Key

崔珉豪x李泰民 Minho x Taemin

梗來源:

《主君的太陽》劇情內容!

太可愛了所以忍不住寫了小段子//////


*二金part


  金基范真的非常、非常討厭自己這一雙眼睛。
  站在十字路口前的人行道,耳邊有消防車與救護車的鳴笛聲呼嘯而過,夾雜著傷患的哭喊,還有急救人員高分貝的呼喚,混合成彷彿雜訊一般的噪音,充斥在腦海裡,像是一把槌子重重地不斷敲擊,讓基范覺得頭很痛。但更讓他感到害怕的是,自己的眼睛看得見那些死亡的人幻化而成的靈魂,模糊的影子晃蕩在周遭,在群聚著圍觀並竊竊私語的人們身邊悠轉,可是他們什麼都不知道,那些魂魄的眼神有多麼嚇人。
  他一直都不喜歡這些。
  一點都不想看到這些,不想被糾纏,不想一夜無眠只能自己面對著那些時不時竄出來跟他訴苦訴冤的鬼魂。
  他也想活得正常一點,非常想。
  可是只要自己的視力依然是這樣絕佳,那就什麼都不可能。
  基范遮起雙眼,整個人僵在原地忘了要走,他知道自己這種反應只會引來更多「那個」的注意,因為它們本身多少也理解到自己的存在對於普通人來說是無法接受的。
  「啊真是……」
  下定決心鬆開手、張開眼的瞬間卻被某個人扯住了肩膀,往後拉去。
  接著被牢牢地固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那些陰森森的模糊身影與冰冷的感受跟著煙消雲散。

  「鐘、鐘鉉?」身高差的關係所以其實基范是感覺到對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可是那個人的肩膀與手臂一直都比自己來得寬闊而有力,橫在腰際的力道也緊緊的,令人安心。
  「……不要哭。」那個人說,金鐘鉉這麼說,用非常溫柔低沉的語氣。
  「防空洞來了,所以你可以藏起來了。」
  那一刻,儘管金基范非常、非常不想承認,但他還是得默默在心底承認,那一刻,他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謝謝你。」


*2min part


  綠玫瑰的花語是,『只存於天上的、高貴的愛』。
  就像是我眼中的你一樣。
  特別的存在。



  和以往一樣,沒什麼特別的清晨。
  可是崔珉豪卻非常的緊張,站在自家花園的至高處,大大的雙眼來回不停地搜尋著底下的道路,是否有那個自己等了很久的人會經過。那個人是個很瘦的男孩子,總是戴著鴨舌帽,身上穿著簡單的針織衫與貼身的長褲,是負責送牛奶的一個小男生。
  雖然一開始搭話的時候,崔珉豪以為對方是女孩子。
  畢竟不是沒有女孩子會刻意打扮得很中性,所以儘管崔珉豪從身形以及衣著上判斷對方應該和自己一樣是男的,可是看到臉的時候仍然猶豫了一陣。臉蛋的線條是圓滑的,眼睛笑起來的樣子也非常的漂亮,染成褐色的軟髮被攏好收在鴨舌帽裡,皮膚不算是那種牛奶皮膚、但相對來說也是頗白皙,整個人看上去就感覺是一個還有點氣質的小女生。
  『……你是女生嗎?』
  當自己這麼問的時候,崔珉豪想,他大概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個人臉上瞬間的表情。
  瞪得圓圓的雙眼,看起來十足笨的傻愣的神情。
  『你是不是眼睛有問題?我看起來哪裡像女生?』只是下一秒就兇猛得像是食人花,雖然對他毫無威脅性可言就是了。
  他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樣。
  不會小心翼翼地對他說話,像是怕一字一句就會傷害到他、讓他病情加重似的,天知道那些人太過仔細的態度才是讓崔珉豪真正覺得煩躁的原因。即使真的是個病人,也不想被對待的像是個病人。
  所以,那個人是很特別的存在。
  「你又在那邊偷看底下經過的人在做什麼了嗎?」尚未變聲完全的嗓音打斷了崔珉豪思考的狀態,珉豪朝下頭望去,毫不意外地看見那個人的鴨舌帽,還有拼命仰起的臉頰。
  崔珉豪或許不知道,自己看見對方時,臉上的表情有多麼柔軟。
  「是啊,因為在等你啊。」
  沒有理會對方因為自己的話語而愣在原地的狀況,崔珉豪向他招招手。

  「李泰民,你要不要到我家花園看看?」



  「原來玫瑰有這麼多品種嗎?」
  「嗯,顏色很多,除了紅色,還有黃的跟粉紅色的。」
  「那有沒有綠色啊?感覺起來也滿漂亮的。」
  「綠色?……你怎麼就這麼喜歡奇怪的顏色啊,有是有啊,但看起來就和你一樣。」
  「什麼叫做看起來跟我一樣,你是什麼意思?」
  「呀李泰民,我是哥哥!要用敬語!」



  指尖輕輕地撫摸上綠色玫瑰的花瓣。
  盛放得嬌嫩欲滴的玫瑰在黃昏一片燃燒的光線映照下,看起來更加寂寞,以往總會悉心澆水照料的主人已經不在了。李泰民笑了,笑著笑著,卻哭了出來,眼淚沿著頰邊的線條滑落,像是過往那個人溫暖的指腹曾經溫柔撫觸過的感覺,那麼輕,現在卻那麼痛。
  「原來藏在這裡,問好幾次都不告訴我。」
  「然後你怎麼就這樣死掉了?……珉豪哥你笨蛋嗎,什麼都不說清楚,我哪會知道……」
  閉上雙眼,原本摸著玫瑰的手跟著鬆了下來,垂在身側。
  在李泰民看不見的世界裡,屬於崔珉豪的靈魂淺淺地彎下身,站在泰民面前,笑得很溫柔,就像從前看見那個騎著腳踏車經過他家門前送牛奶的李泰民那樣,表情如此柔軟。寬大的手掌蹭了蹭泰民換了髮色、變得深黑的短髮,珉豪湊近泰民,安安靜靜地按了一個吻在泰民的唇角,像是親吻在嘴唇之上,卻又保留了細微的距離。
  冷冷的,身為活人的泰民幾乎感受不到的。
  可是想要傳達給你的我的心意,你一定全部都接受到了吧。
  那就什麼都沒有關係了。

  『泰民啊。』
  『嗯?』
  『……沒什麼。你怎麼不吃胖一點啊,明明是男孩子卻乾巴巴的沒肌肉。』
  『你有資格說我嗎,崔珉豪先生?』
  『就跟你說我是哥哥,要有禮貌一點。』
  『噯,痛,你怎麼可以隨便打人啊!』

  泰民啊,
  我喜歡你。
  和其他人不一樣的、特別的你。
  在近乎慘白的時光之中,是你讓它們變得更加光鮮亮麗。

  就和綠色的玫瑰一樣。



  於是,原先綻放得飽滿的綠玫瑰在昏黃的光線裡,剎那之間全都凋零了。
  「拜拜,珉豪哥。」
  泰民知道,那個溫柔的人再也不在了。


评论
热度(6)

©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