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縴雨個人。
三次元真人相關。
初訪請詳閱站內須知,lofter更新慢,還請見諒。
有興趣or喜歡歡迎到微博一起玩耍♪

[The Maze Runner][Thominho]Dear John Letter (02)

#The Maze Runner
#Thominho
#AU設定,大學生,the lake house梗

[Dear John Letter]


02. No response


  Thomas認為這世界發生的事情,比起小說情節,其實更加荒謬得令人難以置信。例如Teresa常常能夠準確無誤地讀到他的心事(雖然她強調是他的表情太明顯了),例如他手上這封、已經是第七天收到的,據說是從未來寄給他的信。
  人類的適應力總是頑強的,Thomas當然如此,他現在已經可以很心平氣和地拆開Minho寫來的親筆信,而不再像是第一天那樣,為一封陌生人的信感到緊張兮兮、或者是難過。
  Minho寫的信都很短,這讓Thomas不禁猜想這個人是不是不太會說話、或是組織文字的能力有點問題,因為有些語句並不是很常見的用法,Thomas可從來沒聽過誰會用──呃,「空咚」──來罵一個人。至少沒在自己的朋友圈子裡聽過。但Minho是未來的人,那麼,也許未來真的有這樣的詞彙吧。
  Minho就像他一開始說的,完全不提未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事實上,他的信一點兒重點都沒有。Thomas這一個星期以來收到的每一封信,Minho寫的都是一些不著邊際的廢話,以及告知Thomas他寄出信的時候是幾年幾月。彷彿第一天的那句「好久不見」只是他隨手寫上去的,接下來的信一點兒都沒有要跟Thomas敘舊的意思。這樣說很怪,但Thomas想不出其他理由來解釋Minho那誠摯而又寂寞的信末句。
  而且更令Thomas覺得奇怪的是,Minho似乎知道他並不會回信,所以信中絕口不提讓Thomas回信的這件事。
  他以為他們應該是要──嗯,當一對跨越時空的筆友?
  Minho的態度令Thomas感到懷疑,但他也並不想真的去探究原因。
  「所以,你現在只是單方面的收著人家寄的……情書?」Teresa蓋起了手中的莎士比亞全集,深色雙眼帶著一點不可思議的情緒看著Thomas。
  「不是情書,Teresa,我覺得那比較像是惡作劇信。」Thomas糾正著青梅竹馬的用詞。
  見鬼的情書。
  Minho寫的內容可一點都不像是「情書」。
  Teresa扭起了細長的眉毛,薄薄的唇形彎成一個嘲笑的弧度,「惡作劇信?」她不由自主地提高音調,「拜託,Thomas,誰會這麼無聊地寫了整整一個星期的『親筆信』,只為了要作弄你?」
  「妳的語氣聽起來像是我不值得這麼做。」
  「嘿,我可沒這麼說。」Teresa翻了一個白眼,「就像是你說的呀,已經是21世紀了,會寫親筆信的人很少見,會用這種方式去作弄一個人『一個星期』就更少見了。」
  Thomas沒有回答,他的神情糾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Teresa覺得她這個朋友迷人之處就在於,總是在杞人憂天,擔心很多、誰都不會去仔細思考的問題。雖然有時候這會成為一種缺點,但Teresa適應良好,反正Thomas自我糾結一陣子以後,就會轉變成主動尋找突破口的那一種人,她並不介意前面這一大段,感覺起來很浪費時間的陣痛期。
  當然很大的原因是因為Thomas苦惱的模樣非常有趣,令她一點都不想破壞。
  「那麼,既然這麼在乎的話,那你怎麼不試著回信呢?」Teresa說,這是最快的一個方法了。直線的兩端既然能夠互通,那麼循著原路回去,說不定就能找到答案的終點。
  但顯然Thomas不願意,他搖了搖頭,捏著壓在肩膀上的硬布背帶,「……這麼嘛,妳知道,其實我還是不太相信、他說的什麼他是從未來寄信來的……太荒謬了。」
  Teresa看著躊躇不定的好友,露出了一個安慰的笑容。

  「可是這件事不正是因為荒謬,才顯得特別嗎?」


  但就彷彿是預知了Thomas的想法似的,在與Teresa談過這件事情的隔天,來自Minho的第八封信,終於提及了關於「回信」的這個問題。
  Thomas懷疑,這或許是Minho寫給他的信裡面最短的一封──當然,是在這少少的八封裡面當作比較項目──而且他看起來寫得很倉促,藍色墨水勾勒在紙張上的線條遠比前面的七封更加不安分。
  雖然內容嘲笑的成分依舊不減分毫,可是Thomas能夠很明顯地感受到Minho的慌張。
  以及──他連說出這個詞都覺得很怪的──害怕的情緒。

Thomas

  我知道你不會回信給我。
  所以你也不要──永遠、永遠──都別想著嘗試回信給我。就算你挑了什麼有香味的愚蠢信紙,把信封貼得全都是黏糊糊的膠水,也休想把那封信放進信箱裡面。
  絕對不要。
  收起你那該死的好奇心,你這個瞎卡頭。

                      Minho


  Thomas整個人往床上一攤。
  現在可好了,他有些賭氣地想,那麼他到底應該他媽的怎麼做,才能夠讓Minho明白,他究竟在想什麼?
  為一封古怪信生氣是很愚蠢的一件事。
  他甚至無法理解Minho在說什麼鬼話,既然知道他不會回信,那為什麼還要威脅他不能有「回信」這個念頭?前後完全矛盾,他的腦袋就像打結了的毛線球似的,捲成一團,什麼都不能好好思考。
  都是這個來路不明的傢伙害的。
  Thomas八天來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憤怒,於是他做出了一個最幼稚的舉動。
  他把Minho的第八封信揉成了一顆球,再以完美得分的方式,隨便地扔到房間的某個角落。
  眼不見為淨,皆大歡喜。將頭埋入了棉被裡,Thomas正式地做了一回徹底的縮頭烏龜。


  接下來的十天裡,他一封信都沒有拆開。

评论
热度(10)
  1. 诸葛子瑜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