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縴雨個人。
三次元真人相關。
初訪請詳閱站內須知,lofter更新慢,還請見諒。
有興趣or喜歡歡迎到微博一起玩耍♪

【鉉Key】論黑髮之可能性

金鐘鉉x金基范

Jonghyun x Key

梗來源:

就只是對於二哥看見基范黑髮後的反應腦補,與期待金二哥之後染回黑髮的可能性(?)

感謝阿淚提供!(乾



  作為idol,髮色變化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可能為了回歸、為了戲劇或是音樂劇,有的也很單純只是自己開心就跑去染了一個新的顏色換個新的心境。所以金鐘鉉其實不是很意外金基范把那頭已經染了一段時間的檸檬金髮,為了配合音樂劇演出的內容,而染回了很久不見的黑色。

  深沉,如墨的顏色。

  有多久沒看到這種髮色的基范了?

  要是從Ring Ding Dong開始算,也有三年多了。

  不過若硬是往前算回出道時乾乾淨淨純真小少年的模樣,那真的可以說是睽違六年,終於看見金基范再度黑毛的一天,儘管自然生長的黑髮與刻意染色而成的那種黑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黑色啊……」抓起自己鬢角的一小搓銀白色頭髮,金鐘鉉視線跟隨著洗完澡把頭髮吹得八成乾後走進房間的基范,嘴巴細聲囁嚅著像是在自言自語。

  「嗯?你有說話嗎鐘鉉哥?」

  「不,沒什麼。」鐘鉉笑了笑,眼睛還是跟著基范的一舉一動走。

  坐在自己的床邊,基范從包包裡翻出梳子,他還沒遲鈍到感覺不出金鐘鉉的視線(正確來說是習慣了所以不想管),眉毛扭在一起,一邊開始整理頭髮、一邊對鐘鉉提出自己的疑惑:「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洗面乳沒洗乾淨?」這應該不至於啊,他要洗完還仔細檢查過確認沒有殘留的泡沫後才拍上其他保養品的。

  這傢伙到底在看什麼?一副若有所思的感覺,和平常的視線不太一樣,所以基范覺得很莫名。

  「……。」

  「……。」

  大概對看了幾分鐘,先受不了的永遠都是金基范。

  所以他放下梳子,站起身,來到金鐘鉉的面前:「可以請你告訴我、你到底看著我在想什麼嗎,金鐘鉉先生?」附帶一枚燦爛得讓丹鳳眼都瞇起兩道深刻弧線的笑容。但看在鐘鉉眼裡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鐘鉉摸摸自己這兩天又修得比較短的白毛,還是沒有說話,反而伸出手對基范招了招、要基范靠過來一點。金基范雖然依舊完全不能理解,還是乖順地靠了過去,略伏下身,湊到金鐘鉉抬起的手邊。鐘鉉先是輕輕碰觸著基范臉頰邊的頭髮,由於長期造型與染燙,髮質多少還是出現了變化,不像以前那麼柔軟、而是有些乾燥的觸感,接著就像是在搓自己頭髮似的,鐘鉉捏了一小把基范的黑髮、用很淺的力道搓揉著。

  「……你玩我頭髮幹嘛?」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啊這個人,真的是難以理解耶。

  內心這樣吐槽著,基范表面上還是一臉平靜,放任對方玩弄自己的短髮。因為也不是第一次被這樣摸頭髮,之前年末的大型舞台他用暫時性的染髮條搞了一個彩虹頭搭配著當天的穿著。那時候在一邊的等待席,坐在自己右後方的金鐘鉉也是二話不說默默地一個手掌就摸到他的後腦來,不知道是要幹嘛,壓個幾下就收回手。

  平常就不用說了,如果自己沒戴帽子的話通常都會被亂摸個幾把頭髮。

  雖然說對象是金鐘鉉的關係所以沒有怎麼不高興的反應,但金基范本來就是不喜歡自己的造型被人家亂碰亂動的性格,所以他現在都乾脆戴帽子了,鐘鉉亂玩他頭髮的頻率才跟著降低。

  「嗯?」鐘鉉好像終於玩夠了,手掌離開基范的頭髮,桃花眼眨得很無辜,「沒有啊,只是看起來很好摸。」

  ……。

  金基范不可以,把他打出瘀青的話之後會很麻煩。

  努力隱忍住胸口那股想要揍人的怒氣,基范把鐘鉉的手一把拍開,轉過身準備要走回去自己的床繼續梳頭。

  「基范啊。」

  「哈?」聽見對方呼喚自己,基范回過身,看著坐在椅子上雙腿交疊、整個人放鬆靠在椅背上的金鐘鉉。


  一隻手撐在臉頰邊,鐘鉉緩慢地勾起帶了點某種自負意味的笑容。

  金基范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有一瞬間被這個笑容帥到了。

  可惡,跩得這麼好看是想幹嘛啊。


  「我們繼續讓fans玩鐘鉉與Key猜猜樂的遊戲吧。」


  兩天後,金浦機場。

  原本還是一頭白到發亮頭毛的人成了一頭墨髮。

  「……你真的很無聊欸。」站在鐘鉉身後的基范明顯感覺得到來機場送機的fans們一片騷動,八成是被金鐘鉉的新髮色嚇到了。

  但他想之後會看見更多的消息是,金鐘鉉和金基范同步率持續增值中。

  「有什麼關係。」戴著墨鏡的鐘鉉略側過身,對他綻開大大的笑容,「他們分不出來你跟我,可是我永遠知道你在哪裡。」

  「……。」

  這個人,為什麼喜歡講這種肉麻兮兮的廢話啊?

  「走了啦,要辦手續了。」基范拿著護照與機票的手故作用力地推了鐘鉉的肩膀一把。

  「你害羞了哦,基范?--唉唷,痛,不要打我嘛!」


评论
热度(8)

©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