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縴雨個人。
三次元真人相關。
初訪請詳閱站內須知,lofter更新慢,還請見諒。
有興趣or喜歡歡迎到微博一起玩耍♪

【鉉Key】Daemon and Devil

金鐘鉉x金基范 Jonghyun x Key

*設定:金哥哥攝影師,金弟弟插畫家(兼金哥哥專用模特兒)

*有生之年如果真能看見這系列成真,我也就無憾了(。

*專業知識薄弱,請爽爽看就好,不用特別科普了



Daemon


  「你到底去哪弄來這麼多花花草草的東西?」金基范手裡握著一束繡球花做成的捧花,蔚藍以及淺紫的花瓣顏色襯著軟黃的絲綢緞帶,鐘鉉遞給他的時候還特別囑咐雖然是仿真的製品但還是不要弄壞了,害他現在很怕一個失手就把捧花摔到地上去。這是第二套了,在歷經過第一套那個把花別在耳邊拍攝過程,基范雖然沒有問得很詳盡,大概也知道鐘鉉到底要什麼樣的感覺,只是對於這種花草概念有些彆扭。

  不過真的是很漂亮。

  修長的指尖撥了撥那一球花瓣,還殘存著些似乎是要增加自然感而噴灑的水珠,金基范把花湊近鼻尖,輕輕地嗅了嗅--當然是沒有味道的,只有人工製品的氣味而已。他為了取材在書上看過,繡球花不適合當作捧花的素材、聞起來的味道也很不好,而且整株都具有輕微的毒性。越美好的事物會用更多方法保護自己,玫瑰帶刺的道理也是一樣。

  耳邊傳來細小的快門聲,基范轉過頭,恰巧看見對方拍完照片、正在檢視成效如何的樣子。

  「呀,你要拍的時候也跟我說一聲啊。」

  「這樣就太刻意了。」金鐘鉉看過了幾張,一隻手抬起來揉了揉鼻子,「反正你也只習慣我的拍攝,沒關係吧?」他想要的感覺除了乾淨,還要最自然的樣子。

  基范很想反駁什麼但又摸摸鼻子算了。

  反正這傢伙這種理所當然莫名自信的態度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真是,說這種話的時候不知道害羞嗎?

  捧著繡球花束隨意地往前走了幾步,今天天氣很好,陽光曬在身上的溫度暖暖的、不會很燙人,吹拂在皮膚上的風有些微小卻也還算涼爽。金基范基本上把這次拍攝當作是另一種取材的方式,他正好很缺乏這種柔軟而繽紛的風格,另外最近也挺久沒有畫過眼前這個攝影師了。丹鳳眼轉了轉,看著站在不遠處專注著拍攝的人,金基范笑得很淺。

  接近初夏的暮春,薄薄的陽光像是頭紗,披在金基范同樣淺金的頭髮上,散著一層近乎夢幻的光暈。金鐘鉉停下了快門,想著,眼前的美好無論用什麼樣的方法都不能完美保存。

  只有輕輕收攏在手心上,捧在心裡,才是最好的方法。


  「……鐘鉉哥,你的表情。」好歹注意一下吧。崔珉豪收拾著金基范方才換下的衣物,瞟了眼那個暫時放下相機、盯著遠處走來走去看樹看草看天空的插畫家、完全忘記表情管理的某攝影師。

  「嗯?」

  「收斂一點,你活像是要把基范吃掉了。」崔珉豪一臉平靜地這麼說,心底其實默默慶幸著金基范沒看見金鐘鉉臉上的表情,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嗯……有點難聽還是不要說好了。

  「……。」

  「他走得比較遠了,你不跟上去的話就拍不完囉。」珉豪扛起背包,拍拍金鐘鉉的肩頭,「我記得基范只出借今天給你而已。」

  這是基范會點頭答應的條件之一,只借一天拍攝,他會盡力配合,但如果成效不是鐘鉉想要的,那只好請他換人作為攝影展的主角。但這種事情基本不能完全取決於攝影師,拍攝對象的狀況也是個重要的影響因素,金基范開出來的條件在即使是外行人的崔珉豪眼裡也覺得有點刁難和任性,不過金鐘鉉還是答應下來了。

  嘛,不過說實話,他也不認為基范會讓鐘鉉哥失望就是了。

  而且還真的挺讓人驚豔的。

  崔珉豪朝著拐到池塘附近的基范走去,無袖的簡單剪裁白色上衣、白色長褲、白皙的皮膚、淺金的髮,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融化在光裡。

  比起天使的聖潔,好像真的比較偏向精靈的純粹。


  繞到公園的另一面,這裡除了還是很多花草樹木以外,也設置了鞦韆這樣子給小孩遊玩的設施。金基范隨意揀了一個鞦韆的位置坐下,手中的捧花被珉豪收回背包裡,而鐘鉉仔細地將花圈套到基范的頭髮上。用各種純白的小朵花種編織的花圈,鐘鉉替基范戴上後又撥了撥那頭柔軟的金髮、讓整體看起來更自然一點,順便遞面紙給基范要他把臉頰的薄汗擦擦。

  「來吧,這是白天的最後一套。」鐘鉉往後退開幾步,一邊這樣說一邊調整手中的相機。

  太陽已經逐漸西偏,原本偏薄的光線顏色開始濃重起來,葡萄柚般的光澤照在眼前的人半邊身體,雖然也很漂亮,不過這不是鐘鉉目前想要的感覺--至少不是這次展覽所要的元素。

  下次再來試試看……要是基范還願意答應的話。

  不知道對方現在盤算著何種心思,現在讓基范比較在意的是鐘鉉剛剛說的話,他偏頭、眉頭微皺,「白天的最後一套?……所以你的意思是,晚上還有?」

  「對啊。」鐘鉉點點頭,笑得很理所當然,「我們當初的條件可是說好了你要借我一天,這包含了晚上吧?」

  「……你知道這件事情嗎?」深呼吸一口氣後,基范側過身去看站在旁邊一副事不關己樣子的崔珉豪,有種被兩個人聯合欺騙的感覺。

  雖然認真說來也不算是騙,他當初的確是說要借他一天。

  沒想到是「一整天」,涵蓋了晚上的範圍。

  珉豪舉起雙手,視線瞄向金鐘鉉站的位置,又轉回來看著基范死盯著自己的丹鳳眼,「我以為鐘鉉哥會跟你說。」把他抓來幫忙的人是金鐘鉉,所以很多細節他都有被告知,包括必須待到晚上這件事情。

  「……。」

  金基范深深覺得他哪天一定會意外地把美工刀插進金鐘鉉頭上或是拿炭筆塞他一嘴。

  「你這根本是耍詐。」

  「這可是交換條件哦,基范,你當初也爽快地接受了。」他只不過是稍微表達沒那麼清楚而已。鐘鉉端起相機,調整好鏡頭焦距,畫面內是基范皺眉噘嘴的模樣,看起來很不滿的表情。

  真是可愛。

  這樣想著,然後按下了快門。

  「呀你不要連這個都拍--而且這樣臉會很大--」

  「哈哈。」

  「……。」好閃。忘記戴墨鏡是他的錯。


  拍攝的中間,基范幾乎都坐在鞦韆上,雙手抓著兩邊的鐵鍊,緩慢地晃蕩,偶爾才會把視線移到金鐘鉉的鏡頭,但也只是淡淡地掃過幾眼而已。白天的拍攝差不多要到尾聲了,夕陽斜曬的光線已經是柑橘的顏色,把地面和人都染得微紅,遠處的天空也開始染起幾筆模糊的靛藍混合著淺紫的色彩,就像是早上拿的那束繡球捧花。

  「基范?」金鐘鉉走上前來,揮揮手,桃花眼微彎的弧度有著疑惑的情緒,「結束了哦,暫時先到這邊。你餓嗎?」將戴在對方頭上的花圈小心翼翼地取下,順便替對方整理稍微凌亂的頭髮。

  基范沒有直接回答,只是點點頭,眼神直直地盯著對方掛在身上的相機。

  「你想看?」

  「……嗯。」會有所遲疑的原因是心底還有另一個聲音說不要看比較好,但好奇的感覺還是比較強烈,基范還是選擇點頭了。

  「不可以。」金鐘鉉說,笑瞇瞇的,雙手護在相機前,「至少現在不行,照片都還沒挑過。」其實只是個藉口而已,他的打算是直到展覽前都不要讓對方看見拍攝的照片。

  基范又努了努嘴,表現出自己其實無所謂的態度,站起身,鞦韆搖晃著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響。

  「啊,基范你先跟珉豪去吧。」鐘鉉從崔珉豪那邊接過被對方揹了一天的包包,「我還要回工作室一趟,晚上拍攝要用的東西我暫時放在那裏了。」因為是和白天不一樣的概念,所以要用到的元素就必須有所更動。

  他笑得一臉燦爛,走之前又轉回來對基范揚了揚手。

  「所以你也知道他晚上要拍什麼?」目送著對方離去,基范靜靜地轉過頭看向比自己高一些的珉豪,對方的側臉也是完全稀鬆平靜。

  珉豪聳聳肩,「這個我是真的不曉得。」白天是精靈,那晚上會是什麼?

  「還是去吃飯吧我好餓。」抱持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金基范扯著崔珉豪的手,踏上和金鐘鉉離開時一樣的方向,往公園外走去。

  反正金鐘鉉在工作方面很認真,應該是不會刻意惡整他。

  一邊思索著要吃什麼當晚餐,金基范一邊這麼替自己的疑惑做了結論。


Devil


  結果金基范還是在鐘鉉工作室附近隨意揀了一家氣氛尚好的小餐廳來解決晚餐,崔珉豪還很故意地調侃他是不是不想要鐘鉉在工作室整理完拍攝的用具後還得跑來跑去地找他們兩個,於是基范給了一記肘擊作為答案。

  而當金鐘鉉趕到餐廳時,看見的是崔珉豪一面痛苦地揉著自己的腰部、一面翻著菜單,基范則一臉淡然地喝水。

  那一秒,他決定什麼都不要問。

  感覺很可怕。


  簡單結束晚餐,鐘鉉便領著兩個人來到距離工作室不遠的一處攝影棚。

  基范對這裡其實不太陌生,金鐘鉉很多的拍攝工作都在這裡完成。有的時候,在離截稿日還有一段時間、而他認為圖畫的進度可以暫時告一段落的時候,他都會來找金鐘鉉,通常是在這個攝影棚見面的。他不太會打擾對方,因為金基范知道對於他們這種人而言,創作的過程裡不允許被任何因素阻斷,那樣靈感和手感都會變得不一樣,作品最後呈現的感覺也會跟自己想像中的不同,所以他總是默默地站在一邊、等待鐘鉉的拍攝結束。

  再說可以看見對方專注著工作的樣子,他也沒什麼損失。

  腦內的思緒浮動著,基范站在一旁讓走在最前頭的鐘鉉開門,接著映入眼簾,是和基范印象中不太一樣的景色。原先白色的牆壁黏上了墨黑的布,地板也鋪上同樣的布料、上頭散亂著幾株完整的藍玫瑰與大量藍色的花瓣。先行進來的金鐘鉉從一邊的衣架拎起燙平整齊的衣物,和棚的布景一樣是深黑的。

  「先去換衣服,然後珉豪要幫你染頭髮。」他說,笑得滿眼溫柔。

  不過基范對他話語裡的指令皺起了眉頭,「染頭髮?」他還滿喜歡現在的造型欸,金髮不好嗎?

  看見金基范明顯不悅的神色,金鐘鉉倒是笑了開來,把可活動式的衣架推給站在旁邊的珉豪,一邊說:「只是暫時性的染劑而已,你不要一副我要你的命一樣。」接著強硬地將人轉身、順勢推給珉豪,揮了揮手表示要珉豪把人帶去執行拍攝前的model準備工作。「那就麻煩你啦,珉豪,我先來整理一下。」

  「……沒事幹嘛要我染頭髮……」金基范撥弄自己額前淡金的髮,嘴唇微微地噘起小聲發著嘮叨。

  「畢竟是為了拍攝的概念嘛,你就體諒鐘鉉哥吧。」拖著衣架走在他身旁的珉豪一整個很愜意。

  「之後一定要好好討回來。」

  「你啊……」

  「哼哼。」

  而認真準備攝影器材的金鐘鉉當然不會聽到這段音量偏低的對話。

  至於後來他是怎麼被金基范抓去當人體素描model,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來,把手放到這裡。還有我等等要動到你的臉喔。」

  金基范一身黑(包含原本檸檬金的頭髮)的回到棚內,面對的是金鐘鉉捧著一整個臉盆的血紅色液體、臉上還笑瞇瞇地看著他,然後對他這麼說。

  「……你跟我開玩笑嗎?」基范看了看鐘鉉認真的臉孔,又看了看那一盆色澤飽滿還倒印著他和鐘鉉兩個人倒影的紅色液體。

  「沒有。」鐘鉉回答,又把那盆紅色液體湊得更近了,「這只是血漿……我要你沾到手指的部分就好,掌心的地方就讓血漿自然流下去就可以了。可能有點黏黏的,你會覺得不太舒服,不過很好洗掉所以你別擔心。會動到你的臉是指、我等等會抹一點血漿在你臉上,不會太多,我只是要一點視覺效果。」他知道基范很在意自己的整潔,所以解釋得比較多,他不是第一次運用血漿作為拍攝的素材,但因為合作對象是金基范、所以他必須比平常更加慎重。

  他不希望對方為了幫自己卻那麼不高興。

  「下次我想你可以早點說。」基范皺著一張臉,將白皙的雙手緩慢地浸在血漿中,有些黏稠的觸感讓他不自覺地起雞皮疙瘩。

  「哦?還有下次?有名的插畫家Key還有下次要當我的model嗎?」金鐘鉉整個人笑得很開心,漂亮的桃花大眼彎成兩枚燦爛的笑眼。

  換來的是基范的白眼一記。

  待基范把手收回以後,鐘鉉將盆子擱在一邊的矮桌,右手攤平放進血漿裡、略微撈了一些起來,接著就輕輕抹在基范沒有上妝的臉,鮮紅如血的顏色印在基范雪白的肌膚上有某種妖異的美麗。金鐘鉉很仔細、小心翼翼地將血漿抹開,從顴骨的位置往下延伸,然後額際的部分也大略地擦了幾筆,最後鐘鉉則是將殘存在指尖的一點血漿劃過基范露出的鎖骨作為結束。

  「好了。」鐘鉉說,連呼吸不自覺地都跟著放輕。

  金基范緩慢地睜開眼睛--在換裝的同時他也配戴上鐘鉉後來追加的紅色隱形眼鏡--還沒有開始拍攝,所以室內原本的日光燈還沒有關,隱形眼鏡十分顯色,絳紅的瞳孔彷彿下一秒就會眨出血一般的眼淚。搭配基范一頭如墨而有些凌亂的頭髮,整身穿著也是絕對的黑、唯獨露出一大片頸肩的肌膚,雙手則舉在空中、避免掌心滿滿的血漿滴太多在地面上,臉頰與鎖骨都有鐘鉉剛剛抹過的血跡。

  一時之間都沒有人說話。

  「……你們幹嘛一臉震驚地看著我?」覺得這陣沉默很莫名其妙,基范滿臉不解,好看的眉毛緊緊皺在一起。

  被點到的兩個人才恍然回過神來,可是也沒有說半句話,鐘鉉扔下一句話說他去洗手準備拍攝後就側過身、頭也不回地奔往棚外,而崔珉豪留在原地、一手遮起了半張臉,深邃的大眼看著金基范的情緒非常複雜。

  「幹嘛?我這樣很奇怪嗎?」基范看著這兩個人回神後的反應,覺得更神秘了。

  偏偏攝影棚裡的鏡子在離他最遠的角落,他現在不太敢亂走動、免得血漿滴得到處都是,而且也是因為手不方便拿包包裡的隨身鏡子還是手機之類的,害他現在對自己的樣子感到莫名緊張與不安。看鐘鉉和珉豪的反應不像是不好的感覺,只是一個什麼也不說得像是逃跑一樣衝出去、一個不發一語留在原地盯著他看……拜託正常人都會覺得很可怕好嗎!

  「不、不是,不會奇怪……」珉豪朝基范搖頭,表情還是很複雜,嘴唇抿成一條平直的線。

  「那不然你們幹嘛反應這麼詭異?」

  「呃,該怎麼說……」珉豪講話的語調拉得很慢很長,讓基范心裡的疑惑越來越膨脹。

  不會很奇怪,也不會不好看。

  相反地,而是太適合了。

  鐘鉉哥會這麼不知所措地衝出去,想法大概跟他一樣。珉豪定定地凝視眼前的基范,深黑的髮鮮紅的眼雪白的膚還有沾染在那些臉邊的血跡以及滿手的鮮血,加上金基范睜開眼睛的時候其實神情有點茫然,一瞬間真的讓他們兩個震撼到了,以為那個單純美麗的人真的就是浴血而生。

  你到底是設定什麼樣的概念啊鐘鉉哥……

  珉豪說話說到一半又忽然沉默下來看著自己,基范心中除了原本莫名其妙的情緒,開始添進了一點不高興的心思。

  「呀崔珉豪所以說到底是怎麼樣,我看起來很奇怪嗎--」尾音都還沒落下,攝影棚的門又再度打開,基范停下想要對珉豪質問的話語,轉過頭看向那個剛剛狂奔出去現在終於回來的某人。

  金鐘鉉站在門口,一個深呼吸過後才邁開步伐、走到基范面前。

  「--開始拍吧。」

  而金基范在他的眼中看見了最耀眼的星星。


  基范赤著腳站在全黑的布景之中,四周散著藍色玫瑰與花瓣,棚內大半的燈光都聚集在他身上,強烈的白光讓他覺得有些刺眼,而他家的攝影師就遊走在那一團一團的白光之間專注地拍攝。

  他其實也沒有要做什麼,金鐘鉉就是叫他在布景的範圍內隨意走動,偶爾撿撿地上的玫瑰放在手裡玩,或是像現在這樣,蹲在原地蜷成一團像是小孩子在觀察什麼的樣子。雖然內心還是很在意沒看見自己模樣的事情以及那兩個人怪異的反應,不過既然鐘鉉直接要求開拍那應該就是沒有問題……吧。

  那個人不可能會對自己的作品隨意亂來的。

  偏過頭來看了攝影師一眼,基范原先抿起的唇淺淺地彎起了弧度。

  「基范?」站在不遠處的鐘鉉停了下來大概瀏覽照片以後,抬起頭對基范這麼要求,人也跟著走到基范的跟前,「可以麻煩你趴下來嗎?就趴在地板上,或者是躺著也可以。」低著頭看向仰起臉來等待凝視自己等待指示的人,鐘鉉發現現在這種模樣的金基范比起以往的更加難以直視。

  總覺得再多看那對艷紅的丹鳳眼一秒,就會被奪去魂魄,更可怕的是、自己或許還是心甘情願的。

  他真是挑了一個很挑戰自己的概念啊……可是效果真的很好,完全是他想像中想要呈現的那種感覺,明明如此妖異卻又是那麼純粹的靈魂,沾滿鮮血都不為所動,性格上就像白天時那樣單純美好的精靈,只是在夜晚來臨以後墮入了自己都不理解的黑暗之中。

  「鐘?」有些模糊的呼喚把鐘鉉從思考中拉回來,基范整個人趴在黑色的布面上,半張臉貼著地面,戴著紅色隱眼的丹鳳眼眨了眨。

  金鐘鉉提起手中的相機,對好焦距,「嗯、好,基范你現在就,睡覺。」

  「……哈?」

  「我的意思是,假裝睡覺。」稍微修正一點剛剛自己太直接的用詞,鐘鉉邊解釋著、按著快門的手沒有停頓太多,「然後再一點點時間,就差不多可以結束拍攝了。」

  「哦?這麼快嗎。」基范這樣詢問著,闔上了雙眼,開始裝睡。

  「已經是半夜了啊,我讓珉豪先回去了。」鐘鉉知道從成為基范的助手以後,珉豪就從家裡搬到基范工作室附近的小公寓內,有時候碰上截稿日還會乾脆就在基范的工作室打地鋪補眠以便繼續幫忙基范的工作。一開始知道的時候他的確挺吃味的,因為本身攝影工作的關係,他通常和基范碰面以後就會選擇回自己那邊繼續忙著挑照片或是構思下一次拍攝的靈感、再不然就是趕著去拍攝,很少很少會留下來和對方一起過夜,所以崔珉豪的存在讓鐘鉉覺得有點不爽……好吧,也許是很大點。

  和基范小小爭執過一兩次,後來有泰民的介入才好一些。

  反正只要確定崔珉豪沒有對基范抱持什麼(對金鐘鉉而言)不該有的情感,他就不會表示什麼。

  「這樣喔……」

  「嗯。」

  金鐘鉉半蹲下來,眼睛透過相機小小窄窄的觀景窗看向金基范安靜閉起雙眼的側臉,原本很認真的桃花眼瞇了起來,彎成漂亮的弧度,然後輕按快門,凝結了這一刻的永恆。

  於是這一張照片日後變成展覽的DM封面。

  而,那就是之後的事情了。


FIN.


後話:


  「……我搓不掉、血漿。」基范苦著一張臉,精緻的臉孔有淡紅色的痕跡,手掌上也滿滿都是未被完全洗去、還殘留著顏色的血漿。

  鐘鉉抓了抓頭,笑得很尷尬:「大概是拍太久,所以它乾得比較徹底。」

  「下次休想再叫我碰血漿。」瞪了鐘鉉一眼,基范再度扭開水龍頭,將另外一條毛巾沾濕,繼續擦拭自己皮膚上殘存的假血液。要是現在不擦乾淨的話他之後不就都要戴口罩戴帽子穿長袖出門嗎!現在接近夏天了啊別鬧了!

  看著基范拼命的樣子活像是要搓掉自己一層皮,一旁的始作俑者倒是笑得很爽。

  「呀你不要笑,還不都是因為你!」一邊用毛巾搓著自己的手掌,基范一邊偏頭對鐘鉉咬牙切齒地這麼說。

  話才剛說完,鐘鉉猛然地拉住基范的一隻手,制止對方接近暴力的舉動。

  「幹嘛?」

  沒有立刻回答基范口氣不怎麼好的問句,鐘鉉拿過基范手裡的濕毛巾,很溫柔很溫柔地、觸碰上基范的唇角,動作很輕地替他擦著唇邊的髒污。基范看著那雙溫和看著自己的眼睛,桃花眼裡的眸光映出來的是他的輪廓,讓金基范整個人很不自在。

  這傢伙每次都來這套,真的很討厭。

  ……可是偏偏他都會乖乖栽下去。

  「你不要這樣看我啦。」直接到近乎熱切的視線,彷彿眼中就只有金基范一個人一樣的視線。

  然後金鐘鉉笑了。

  就像是得到糖果的單純孩子,笑得很笨。

  「好啦,」他說,移開毛巾後又用拇指的指腹按了按剛才擦拭過的地方,「這樣就乾淨了。」


评论
热度(20)

©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