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縴雨個人。
三次元真人相關。
初訪請詳閱站內須知,lofter更新慢,還請見諒。
有興趣or喜歡歡迎到微博一起玩耍♪

【鉉Key】Daybreak

金鐘鉉x金基范 Jonghyun x Key

*三年前(2011)剛飯閃閃寫的舊文,挖出來貼貼

*其實原本是個系列,不過系列胎死腹中了,就獨立貼文


※至關重要的一點:文內有提到SHINee出道時設定Key是團內媽媽擔當,當時覺得很可愛就用了,後來知道那只是設定,所以就也請只當作設定看,請不要拿這點來掐我,謝謝。


Daybreak


  對金基范而言,破曉所代表的景色其實是很模糊的。

  基於要健康的生活這個理念,他很少會熬夜,就算因為工作忙到很晚、也會在一切事情都告一個段落後立刻去找地方補眠,也就錯過了所謂曙光衝破雲層照亮大地的那個時刻。

  他不是沒見過破曉,書上或是網路上凝結靜止的影像都提供他美好得無與倫比的景色,但金基范這個人骨子裡就是那種必須親自試過一次才會甘願的性格,所以他並不滿足於這些由彩色印刷出來、只是呈現在紙上的假貨。

  「咦、Key哥,你在看什麼?」從寢室緩慢踱出來的泰民看見基范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修長的指尖還夾著一張薄薄的不知道是什麼的紙、忖度般低著頭,「是明信片嗎?」彎起還有些稚嫩的微笑,泰民一屁股坐在基范旁邊的空位上,這才看清楚他家基范哥手上捏著的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張、勾勒著陽光準備劃破天空那個瞬間畫面的明信片。

  灰藍色的雲層堆疊在一起,看起來膨鬆柔軟,透出燦爛耀眼的光線,而有些多餘的光束則是從隙縫中鑽了出來,灑在山頭,宛如替群山的輪廓鍍上金箔。

  令人屏息的一幅景色。


  「Key哥喜歡日出?」泰民看了看明信片,又轉了視線看向基范。

  金基范先是眨了眨丹鳳眼,將手中的紙卡隨意夾進自己的筆記本中,接著揉了揉自家老么額前的髮絲,才緩慢地開口:「……只是很想看看是不是真的那麼漂亮而已。」

  「哦──」

  「是說、泰民你這麼晚了還不睡,跑出來幹嘛?」轉了話題,金基范看向掛在牆上的時鐘,指針表示的角度及窗外都顯現此時夜色正濃,「不是叫你不要熬夜嗎?你還未成年,這樣子身體會不好。」說著這句話的同時金基范大概忽略了不管年紀多老、晚睡都會讓應該休息的身體負擔加重這件基本常識。

  「啊、Key哥不也是嘛──」泰民被基范一把從沙發上拉了起來,算是瘦的手腕被基范扯在掌心中,將人往臥室的方向帶走。

  「但是我成年了。」基范頭也不回的這麼回答著。

  一手仍緊捉著泰民的手腕、另一隻手則是輕緩地推開了門板,印入基范眼中的寢室是一片昏暗,只有勻稱的鼻息輕輕在空氣四溢的細微聲響。把泰民拉到他的床位旁,指著棉被、確實盯著泰民鑽進去躺好之後,基范又嘮叨了幾句,才甘願回到自己的位置,躺下。

  耳邊傳來細細碎碎的、團員們翻身時摩擦布料的聲音,零落地像是星星,一點一點灑在聽覺中。

  金基范腦袋裡還想著那張明信片上的破曉,慢慢地閉上眼睛。

 

  有機會的話真的很想看看。

  ──那幅和你很像的、耀眼奪目的景色。


×


  「Key、Key──基范!」

  金基范被連續不斷的呼喚著自己的聲音以及拍在自己身上的力道給喚醒,意識和視線都還很模糊,四周也依舊是昏暗的狀態,所以他只能隱約看見有個人影站在他的床邊。

  通常會在這種時間叫醒他的人只有一個,叫作李泰民,原因是肚子餓了想吃點東西要金基范這個身分上算是媽媽地位的人煮點食物。

  但是聽起來那些呼喚聲音裡頭的稱呼似乎不太對,泰民並不會直接叫基范的名字,那並不符合輩分倫理。

  「金基范──」擾人清夢的叫喚持續中。

  金基范被吵得煩了,翻過身子、面向聲音來源,雙眼依然很迷濛、眼前模模糊糊的,但其他的感官已經有緩慢醒過來的趨勢,所以金基范聽得出來、吵他睡覺的人是那個叫做金鐘鉉的笨蛋。

  刻意壓低的聲音混合著溫暖的鼻息拂到基范的臉上,輕輕地刮動了睫毛,有點搔癢。

  揉了揉臉,金基范又把頭埋進被子當中,悶在布料中的嗓音顯得不太清晰:「大清早的吵什麼啊……」

  「快點起來、不然你又要錯過了!」

  從被窩外探進來的手有點冰涼,讓金基范稍稍醒了神,原本很睏倦的丹鳳眼輕輕瞇起,「錯過什麼……鐘鉉哥,不用拉我、我會自己走。」嘴上這麼說但還是沒甩開金鐘鉉微涼的指尖,跟著對方的步伐然後就被推進了浴室、強制性地被迫執行梳洗的動作。

  

  金基范從浴室踏出來的時候,看見金鐘鉉一個人縮在沙發上玩著手指,而外頭的天色依然是灰藍一片。太陽都還沒出來呢,這時候叫醒他要做什麼啊?

  「鐘鉉哥?」

  「嗯?啊、基范你好啦。」看著一臉不明所以的金基范,金鐘鉉也沒有多做什麼解釋,站起身走向對方便很自然地拉過對方的手臂,「那我們走吧,時間快到了。」

  「啊?鐘鉉哥你到底要去哪裡啊?」上通告嗎?可是今天的通告行程……?

  金鐘鉉偏過頭,對著金基范露出了燦爛的、還有點興奮以及期待的笑容,大而明亮的桃花眼彎起來的弧度宛似月牙的形狀。

  什麼事情讓他心情這麼好?

  「跟我來就對了,我要給你看個東西。」笑嘻嘻的,金鐘鉉再度扯著基范往外走。

  想起來自己根本連衣服都還沒換,又看了看金鐘鉉身上也是穿著當作睡衣用的寬鬆服飾,金基范扯了幾下對方的袖口,有些驚訝地低呼:「──鐘鉉哥!我們還沒換衣服啊!」

  「沒關係、我們只是去頂樓而已啦!」

  被拉扯著腳步的金基范聽見金鐘鉉拋來的回答,內心更加疑惑了。

  去頂樓?這種時候去頂樓要做什麼?

  踩著稍微零亂的步伐跑上了頂樓,因為高度以及時間的關係,擠壓進胸腔內的空氣帶了絲絲水氣的清冷,金基范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看著已經跑到另一頭、靠近頂樓邊緣的金鐘鉉,還有在更遠的地方、那一片顯得混沌不明的天景。

  太陽升起前的夜色像是沾了飽和清水的淡墨,混合了一點點模糊的鈷藍,暈染在遠方的天空,安靜地蟄伏著等待被晨曦劃破布幕的那一個瞬間。金基范慢慢地踱向金鐘鉉左手邊的位置,和他一樣、輕倚在因為時光而斑駁的牆壁上,雙手支撐著身體、微微昂起頭,呼出的氣息凝結成雪白霧氣在眼前消散。


  他不是笨蛋。

  在看見這片天色以後他就明白金鐘鉉為什麼大清早要把他吵起來還上頂樓。

  ……八成是聽到他和泰民的對話了。

  「鐘鉉哥你怎麼就偷聽別人講話呢?」看著遠方有些凝滯似地移動的雲層,金基范顯得隨意的開口,將身體往下壓、整個人趴伏在略矮的牆上。

  「被你猜到啦。」

  「動機那麼明顯,你當我是誰啊?」

  耳邊傳來金鐘鉉低沉的輕笑,金基范努了努嘴,把視線放在蓬鬆堆疊的雲層。金基范其實並不驚訝金鐘鉉的舉動,不是沒有感覺、而是完全明白金鐘鉉到底把自己擺在什麼樣的位置,所以也很乾脆的就這樣沉浸在對方的溫柔當中。

  每一個眼神、觸碰、口中吐出的話語,全部、所有、一切,都體會得到金鐘鉉對金基范強烈的珍視。

  看過他們相處的人都懂,他自己怎麼可能不知道?

  只是有時候對於金鐘鉉絲毫不求回報的態度感到不太高興就是了。


  「是呀,你是我們隊裡最厲害的萬能鑰匙啊。」金鐘鉉笑著這麼說。

  然而金基范並沒有接著回答金鐘鉉的這番說詞,其實他不是很喜歡這樣子的回答,也許那是一部分的自己沒錯,但是,那個人、只是「Key」,而不是「金基范」。

  SHINee的Key並不等於私底下金基范的全部。

  尤其他並不希望自己在對方眼裡只是一個小部分的Key。

  他想要那雙明亮的桃花眼看著的那個人是金基范,那個從練習生時期開始、就一直相處到了現在SHINee組合的金基范。

  那才是對的,也是真正的他。

  金鐘鉉看著若有所思的基范,丹鳳眼稍稍低垂著的模樣和專注的側臉,那是他一直注視著的人,不論在何處、或者是什麼時候,隨時隨地的。

  接著金鐘鉉勾起了微笑,伸出左手、將基范的右手收入掌心之中。

  和他一樣的,微涼。

  「但也是我眼中、最完美的金基范喔。」他說。

  逐漸收攏自己的指尖,緊緊握住那隻透著低涼溫度的手。

  ──金鐘鉉一直都看著的,都是真正的金基范喔,這點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金基范微微地瞪大了漂亮的丹鳳眼,而後慢慢地、笑了。

  掙脫了擺在身側、被金鐘鉉握緊的那隻手,隨即扣回對方總是拿著麥克風的掌心,穩穩地貼合。


  能夠被你注視著,真的是一件令人放心、而又無比幸運的事情。



  像是浸潤在一片深藍色的大海裡面,浮浮沉沉。

  然後,在視線的遠方,從左右兩邊同時拉出了一條金線,朝著中心連接成完整的一束光。

  眨眼過後便彷彿爆炸似的往外擴散出放射狀的光暈。


  ──於是,曙光乍現。


评论
热度(11)

©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