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縴雨個人。
三次元真人相關。
初訪請詳閱站內須知,lofter更新慢,還請見諒。
有興趣or喜歡歡迎到微博一起玩耍♪

【鉉Key】Look at me, please!

金鐘鉉x金基范 Jonghyun x Key

*毫無意義又半殘(?)的閃光




  金基范放鬆地靠著沙發柔軟的椅背,雙腳交疊,修長的指尖在筆電上來回滑動,瀏覽著頁面。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地休息了,演唱會、綜藝拍攝、小分隊行程、還有其他零碎的小日程,一整個星期到處跑,難得有個半天的空檔他只想暫時拋開那些繁瑣的事項,逛逛網拍、看看雜誌,吸收一點新資訊。

  「基范啊--」

  伴隨著親暱的呼喚,基范感覺到肩膀一沉、溫熱的呼吸跟著散在耳邊,兩隻手臂大喇喇地橫到他胸前。

  其實已經很習慣金鐘鉉這種行為,螢幕前可能次數會比較少,雖然不一定會被發現、不過小心一點總是好的,但私底下對方經常都是手比嘴巴快、標準先行動再思考的類型。基范動了動肩膀,示意著要鐘鉉退開一點距離,鐘鉉沒有把整個體重壓在自己身上,可是兩隻手臂掛在基范的肩膀上也不是多舒適的狀態。

  沒有得到回應對於鐘鉉而言也是很習慣的事情,所以他只是乖乖地退開,接著坐到基范的旁邊,拿出手機開始滑動螢幕。

  時間走得很慢,空氣流動得有些遲滯。

  鐘鉉看了一眼手機螢幕上顯示的電子數字,又瞇起眼睛看向落地窗外斜曬進室內的陽光,今天的天氣很好。他輕輕撞了撞基范的肩膀,「呀,基范啊,天氣很好哎,我們出去走走吧?」

  基范抬起眼來,努努嘴,指尖沒有停下控制游標的動作。

  「不要。好累,我今天要休息。」

  被一口拒絕,鐘鉉抿唇,偏頭不知道想什麼,然後手指又扯扯基范手臂的肉,桃花眼笑得彎彎的,頗有討好的味道,「很累?最近工作都還好吧?」他們的行程幾乎錯開,忙完了國內的演唱會之後基范就展開一連串的個人行程、回到宿舍通常都是深夜時分,而鐘鉉的家本來就在首爾,在成員各自忙碌的時間他就會選擇回家而不是回宿舍--反正他回宿舍的時候也沒人在--每天規規矩矩地去錄製電台、偶爾有其他綜藝節目就跑個場,剩下的時間就是在公司繼續練習,然後就回家。

  這種情形很早就預料到了,以前或許因為剛出道必須培養默契以及通常是以團體為主的去打響知名度,所以聚在一起的時間很長,可是在出道近六年之後的現在,他們都開始走出自己的道路。

  很正常,每個偶像團體都要面臨這樣的轉變。

  而明明距離國內演唱會才過了不過一個星期,金鐘鉉卻覺得他好像有一個月沒見到金基范。對方很明顯的瘦了,氣色也不是很好,太多的壓力以及行程造成精神與肉體同時的消耗,鐘鉉有點擔心,但也不想多說什麼、像是要干涉一樣,因為這就是他們的工作。

  「嗯,都還好。」基范簡單的回應一句。

  「是嗎……沒遇到什麼不好的狀況吧?staff呢,cody?或者優鉉他--?」鐘鉉接連不斷的拋問題給基范,整個人不知不覺地蹭得更近,彷彿這樣就能夠清楚感覺到基范的狀況。

  金基范也知道鐘鉉是在關心他,不過連續好幾個問題沒有停歇地扔過來,加上他這陣子真的很難得有空閒了只希望好好地放鬆、什麼也不想地做著一些想做的事情,莫名地覺得很焦躁,對於金鐘鉉那抹望眼欲穿般的視線也覺得有點難忍受。

  「都還好,沒什麼,你不用太擔心。」基范縮了縮身體,試圖拉開與鐘鉉過近的距離。

  「真的?」鐘鉉又湊得更近,「因為我看你氣色不太好,所以想說你最近都沒睡好啊這樣子很容易會感冒欸,我們基范是健康的孩子--」

  金基范重重地闔上筆記型電腦,轉過來看了鐘鉉一眼,「呀,金鐘鉉,你是我媽嗎?」話尾的語調有些提高,似乎是真的情緒不太好。

  「呃?」鐘鉉張著眼,對於基范突如其來的怒氣感到不明所以。

  基范站起身,拿好筆記型電腦,沒有特別理會錯愕在原地的鐘鉉,逕自地走向自己的房間,在進門以前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還傻在沙發上的人,接著就面無表情地關上了門板。

  「……為什麼突然生氣啊……?」鐘鉉有點愕然,甚至也忘記生氣--按照平常這樣被大小聲的話他的確會跟著很衝動地回嘴--但對方是基范,所以鐘鉉傻住了。

  因為這個星期都沒怎麼碰面,連通電話都很少,他除了知道金基范是忙於工作以外、剩下的就是一片空白,他也不喜歡去和別人問基范的事情,這種間接得知的行為他一向都不喜歡。

  所以他想聽基范自己跟他說。

  對於自己沒有參與到的那一部分,他希望聽見金基范親口跟他提,或者、至少在他詢問的時候可以坦白。

  他以為,他們之間的相處一直都該是這樣。


  金基范其實在話一出口的瞬間,愧疚感便四面八方地從心裡面竄出來了。

  最後會乾脆回房間也只是想要掩飾自己幾乎要不穩的底氣。

  啊啊啊結果還是對人發脾氣了--可是那傢伙真的很煩啊一直問一直問就說了沒事--

  基范扶額,想著接下來到底要怎麼做才好。要說道歉,他也沒做錯什麼事情--好吧也許他剛剛對鐘鉉講的那一句話口氣是差了那麼點--可是要裝沒事,又顯得很刻意。看見金鐘鉉那一臉愕然、像是壓根不懂為什麼他要生氣的那個表情,隱約有些無措的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金基范就不知道該怎麼裝沒事。

  他並不是真的很生氣,這種事有什麼好氣?對方不過就是關心自己。

  「……啊,真是煩死了。」基范掩面。



  隔天。

  金基范來不及跟鐘鉉說什麼,就早起去忙碌小分隊的行程,而剩下的四個成員則是準備前往機場辦理飛行手續、先行前往南美洲。

  鐘鉉在機場入關時的心情看起來很好,沒有像往常一樣地只盯著手機看,而是和成員們笑笑地打鬧、還很有興致地和送機的fans們揮手招呼。脂粉未施的面容看起來有些疲憊,桃花眼仍彎得淺淺的,唇角的笑很淡。

  「鐘鉉哥,你在擔心基范喔?」上了飛機,他和珉豪坐在同一邊,珉豪一邊把包包塞在座椅下、一邊這樣問。

  「……算是吧……」鐘鉉思考著,是擔心嗎?應該是吧,他不知道基范到底是不是真的生氣了,連個抱歉或是安慰都來不及說。

  他不喜歡和在意的對象發生衝突。

  不想惹基范生氣。

  珉豪靠在有些硬的飛機椅背上,修長的雙腿隨意地交疊,「不要擔心啦。基范沒有在生氣啦,他個性本來就那樣子,鐘鉉哥你知道的啊。」領教過好幾次金基范的脾氣,珉豪完全沒在擔心的。聽鐘鉉描述起來的感覺只是很單純的鐘鉉哥話太多結果被兇了一下而已。

  基范要是會這樣就生氣那也太神奇了。

  珉豪在閉上眼睛休息以前,又瞄一眼身旁那個還若有所思的人,腦袋裡漂浮的最後一個想法是鐘鉉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容易患得患失了。果然基范就是不一樣啊唉。


  三個小時後,金基范來到機場。

  很久沒有搭機這麼長的時間、而身邊沒有任何一個成員的體驗了。終點是南美洲的墨西哥,要先到洛杉磯和成員會合、一起轉機再繼續往墨西哥飛行,綜合起來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有一半以上的時間他得自己度過。

  基范看著手機,現在也不能撥電話給金鐘鉉,那傢伙應該已經在飛往洛杉磯的途中了。他還不知道要跟鐘鉉說什麼,畢竟他本來就沒有生氣,只是昨天那種情形好像就這麼順水推舟似的演變成這樣……想到那個人一臉茫然的樣子,金基范就覺得太陽穴有點脹痛。

  套句崔珉豪有事沒事常講的一句,他和鐘鉉就是一天到晚沒事給自己找麻煩。

  『你們明明就知道對方沒那個意思,可是又都拉不下臉,到底是在固執什麼啊?』珉豪挑眉,表示對於鐘鉉和基范兩人之間偶爾不合的理由感到不解。

  要說固執,你才是真的固執吧。

  基范記得當時自己是這麼腹誹著,卻也不能反駁珉豪一字一句。

  和站在海關外的fans揮了幾下手,基范拎著護照緩慢地步進海關,果然在臉上遮塊布是對的--雖然他本來的意願不是這樣--至少fans不會注意到他太明顯的表情變化。

  真是,那個笨蛋。

  基范看著機艙外半暗的天空,只希望等碰面以後一切都會雨過天晴……根本沒這麼嚴重啊。



  洛杉磯。陽光熱烈。

  SHINee五個人縮在機場大廳的某一處,等待轉機的航班。金鐘鉉和後到的金基范坐在一塊,肩膀之間有微妙的距離,兩個人誰都還沒開口,倒是旁邊三個人很默契地去跟隨行的staff聊天,裝做什麼事都不知道的樣子。

  「……基范啊。」鐘鉉的語氣低低的,視線看著地板,一副要聊著「哇今天天氣真好啊」這種話題的開頭。

  「嗯?」金基范漫無目的地在iphone螢幕上滑來滑去,吸著一口剛才在附近的連鎖咖啡店買的美式咖啡。

  接著又是一陣安靜。

  鐘鉉餘光看了看基范的側臉,又轉回去看擦得光潔的大廳地板。

  「……你還在生氣喔?」

  「啊?」基范吸了一大口的黑咖啡,梗在喉嚨,硬是吞了下去,苦澀的味道從舌根散發出來,讓他忍不住皺了整張臉,「有點苦……生什麼氣?」

  鐘鉉轉過來,桃花眼眨了眨。

  「就、昨天啊,你不是在生氣嗎?」

  這反應是怎麼回事?所以意思是都是他想太多嗎?

  面對著鐘鉉還沒進入狀況的神情,基范窘迫地偏頭,總覺得要承認他根本沒在生氣這回事有種莫名奇妙的尷尬感,這將近一天、類似冷戰的相處模式彷彿是鬧劇一般。

  「所以,基范你沒有生氣嗎?對嗎?」鐘鉉湊了上來,暖熱的呼吸散在基范的臉頰邊、耳朵旁,基范往旁邊又挪開一些,試圖避掉鐘鉉太親暱的距離。

  「……我是沒有真的很生氣啦。」最後,金基范只能很弱地說了一句很不明不白的解釋。

  鐘鉉再度愣住。

  然後,很慢、很慢地,勾起了一個漂亮的微笑。

  桃花眼瞇起來,美麗的光線在那雙瞳孔裡融化成溫柔的情緒。

  「幹嘛,笑成這樣?」

  「沒有啊,只是覺得基范你這樣很可愛欸。」

  「……。」

  金基范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該發怒一次,不然金鐘鉉絕對一天比一天得寸進尺。

  雖然已經來不及了。



  「所以基范你真的沒有生氣喔?」

  「要講幾次,你再講我就真的會生氣--」

  「……好啦。」


  前往墨西哥的飛機上,金鐘鉉旁邊的位置又回歸成金基范的專屬座位了。

  在飛機附贈的毛毯覆蓋之下的是兩隻緊緊相扣的手掌。


评论
热度(6)

©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